最近在某本雜誌側拍衣香鬢影的剪影中,意外發現高中時候的男友。名字誤植了,但臉和神情絕對不會錯認。他臂彎挽著一位俐落亮麗的女子,甚是登對。
 
    當年分手分的相當不愉快(所謂分手這件事情,我十年之後都還沒學好),自此這人無消無息;本人天性也涼薄,沒掛懷。15年後意外瞧見照片,倒令我玩味許久。和高中迄今的姊妹提到這件事,她們記憶倒好:「就是借我們拍畢業影片的攝影機那個人嘛」「我記得他很潮還帶妳去聽演唱會」「唱歌蠻好聽的」。這些事情若不是姊妹提起,我一點~~~都沒想起來!記憶裡面首先浮現的,都是些不怎麼愉快的回憶(這可不完全是對方的錯,當年我幼稚任性之極,少人能敵)。姊妹們說起,才喚起記憶。沒錯這男孩當年是相當溫柔貼心討好的,不是團體裡最顯眼的人,但的確帶有大氣。現在照片裡的他顯然有一定成就,表情怡然自得,態度洋灑大方;仔細看了一下眉眼,自信之外,那股溫柔好像還是在對鏡頭微笑。
 
  
 
   15年,人會變,會長大的。 
    
 
   姊妹們問說「很難想像妳的心情耶,是欣慰嗎?」
 
   想了想,覺得很難定義。我們只是彼此青少年時期的過客,說欣慰太抬舉自己 -- 用上「欣慰」這個有階級意識的詞,好似佔了人家生命一席之地還是我為人特成熟,沒這回事。大致上來說就是驚異於「時間」這個解藥吧。大概十六到二十六歲間,我的戀愛史根本是打圈迴旋,重複犯一樣的錯。直到R1那年重傷,將養兩年,才看清楚自己內心的旋渦是怎麼走法,設法爬出來。也是這樣才看懂,那些男孩 -- 誠然有對象的年紀資歷已經是男人了,但是內心還是個男孩 -- 他們的彆扭,脾氣,害怕,退縮,傷害,反覆,逃避等等,是因為不能面對自己的愛或是不愛;同樣的我也是。貪戀於歡愛卻無法處理相應的種種問題,只能遁逃;自以為帥氣地轉身就走,其實是窩囊的鴕鳥心態。現在我才懂得。
 
 
螢幕快照 2013-08-21 下午12.27.22.png
   
 
     人生會經過許多風景許多人,卻是回頭方愕然於自己錯過什麼美麗。原來當年他們是那樣成熟或是不成熟地體貼過我,對我訴說,愛過我。即使是讓我屢屢痛哭掙扎數年的那個人,也不能說他辜負,只能說彼此無緣。有次聊天時W說「通常讓你刻骨銘心的,不是最後長相廝守的那人」,乍聽之下蠻想巴他的頭(對老婆這樣說政治不是很正確),咀嚼一下還真覺得很有道理。因為刻骨銘心過,纔知道長相廝守的代價 -- 隨時都要珍惜。
 
    某美女友人日前在臉書上說她被朋友念「這年紀的女生真難取悅!」。我倒覺得相反。十八歲的時候收宵夜還嫌人家害自己發胖,現在十一點收到一通簡訊就覺得窩心;二十三歲的時候覺得渡假非出國不行,現在覺得抽三天在花東騎車多麼自在悠游;二十八歲時想要再買這個那個名牌包,現在覺得先把錢投資在健康上才是長久之道。三十歲後的女人,更多時候,可以看見人事物的本質。幸福時刻,就是自己做的飯菜被吃光掃淨,然後W榨了鮮蜂蜜檸檬汁給我解膩。
 
     即將三十三歲的我看著當年與現在的他,十分吃驚。想必十八歲時的他,看到三十三歲的我,也會詫異(希望是正向的詫異呀)。驚鴻一瞥下的雪泥鴻爪,不影響早是平行線的人生。十五年之後,我們是從日常生活裡找興味的年紀了。真好。
 
 
 
 
 
附註:圖片截自陳奕迅的「十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S
  • 好喜歡這篇!!
    希望還在掙扎的我,之後也能有這般坦然 T.T
  • 只是時候未到:)

    eleceyes 於 2013/08/22 1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