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先生要進修來了東京,卻又必須快閃台灣36小時,噗滿(4Y2M與1Y3M)與我當然是留在東京住處了。東京於我不是問題,問題在我一直好命,從家事到育兒都外包不少,加上婆家的強大支援,還真沒有自己一對二孩這麼長時間。不過人在東京都是愉快的,藍透的天怎麼也不膩,公園很近,永遠有便利商店與販賣機。唯一的麻煩是住處在漫長的緩上坡,還要爬三樓,就當做鍛鍊體力。
 
       噗滿其實早就習慣各自依附,只有一個媽媽的情況下,放不倒兩個孩子午睡,於是出門。小噗說要去書店買書,查了新宿紀伊國屋有公車直達,款款東西上路。小滿累壞了,一上揹巾走沒幾步就睡著;看起來活力四射的小噗在推車上突然發起意見,先是說安全帶不舒服,再說掛的媽媽包弄到她的頭,調整了幾次她都不滿意,最後要求推車變成平躺模式。我說『躺下來睡著的話我們就不能上公車去書店了,可以嗎?』,大概這句話大大打擊她的期待,在路邊瞬間從鬧脾氣的小哭變成超級嚎啕大哭起來。
       當下我是薄怒的。覺得自己已經應了妳的要求這樣那樣,只是和氣地分析可能狀況,竟然好心被雷親。因為小噗不肯再繫安全帶,我在路邊停下推車一屁股坐下,擺出『等妳想通要配合老娘再出發』的姿態。反正不繫好安全帶是不走的,不自己下推車上公車是不能去書店的,小滿睡了我沒在怕。
 
       曬著太陽看著小噗哭,突然覺得自己好久沒有好好的用心接住她了。我曾經跟小噗說『媽媽不會叫妳不要哭。雖然很多其他大人會這樣說,但是媽媽絕對不會跟小噗說不要哭!小噗想要哭哭的時候就找媽媽哭』,事實上我也這麼做。但是冷淡地等她哭完,跟叫她不要哭有什麼兩樣呢?腦內小劇場快速翻轉起來:共學友人說『不是我同理孩子,孩子就應該要停下她的哭泣。真的同理,是讓她好好的走完情緒』;教養書說,孩子的下層大腦佔住控制權,千萬不要覺得孩子是在找你麻煩。好,要啟動我的上層腦,要用心去接住孩子而不是漠視她,所謂的『等她自己冷靜』。
 
       放軟臉,一句一句的嘗試。『我再調整看看安全帶好嗎?』『小噗是不是好累了?想要睡覺的話我們可以先回家』(哭更大聲)『小噗好想要去書店嗎?』(對!)『推車還有不舒服嗎?』(繼續蹬腳狂哭)....... 後來發現要嚎哭的孩子回答問題根本不對頭,我改說『媽媽知道妳不喜歡這個那個,但媽媽現在不知道怎麼幫妳。媽媽會在這裡陪妳喔,如果妳有想到就告訴我』。
 
      哭到嗆咳的小噗不停地喊媽媽媽媽,好不容易掙出一句說要抱抱,下了推車攬著我的脖子繼續哭。就這樣我在路邊背著一個熟睡的幼兒(姊姊在耳邊嚎叫也沒有醒),攬著一個號哭的孩子,曬太陽。還有路過的日本阿嬤說對小噗是姊姊了要加油啊(還好只有一個路人出聲)。後來又說要把小滿放下來,抱她,等抱不動的時候她再下來。對於這個要求我還蠻抖的,一是怕小滿醒來,二是覺得還真抱不動。但是頭洗了一半也不能停下,簡單分析給小噗聽『小滿可能會醒媽媽很可能一下子就抱不動了,但是媽媽願意試試看』。哭泣的小噗最後決定,她要繼續忍耐安全帶做推車,去公車站。於是我們前進了五十公尺後她睡著,這下子不能上公車了。
 
      雖然也可以找個咖啡店坐下來,但我決定轉戰地鐵,希望小噗起來的時候就在書店了。然後歷經坐錯站,因為要上無障礙反而找不到轉車月台,只好改變路線...... 總之小噗醒來的時候,雖然不是紀伊國屋而是新宿高島屋的兒童樓層,但又溫暖又有很多玩具試玩也有書,超適合遛小孩。我們就這樣玩了一大堆免費玩具(也不免費因為我有消費),吃了很難吃的親子餐廳然後回家。
 
IMG_2564.jpg
  (試玩玩具超多,根本玩不膩)(小滿的左臉是個小傷口,已經好了)
 
IMG_2567.jpg
   (玩到不肯走,無奈的媽媽)
    
       洗完澡我跟小噗商量,我們一起跟小滿睡,小滿好累了很快就會睡著,小噗盡量不要講話一下子就好,小滿睡著了我們可以出房間一直講話。小噗辦到了,於是我們講了兩本故事書,吃了一些點心,再去睡覺。
 
       那晚在百貨公司的時候,有個約五六歲的日本女孩要討買玩具,使出倒地大哭,噗滿都看呆了(是說小滿也常常用這招啊)。小女孩從『拜託買這個給我』『我要這個』變成『買!買!』,媽媽也從溫柔的不行變成『給我站起來』(以台灣人的眼界來說還在溫柔那一邊),爸爸也過來講幾句,最後小女孩被半哄半拖的帶走,還一路傳來『我想要那個!』的嘶吼...... 所以不用以為日本小孩就很講理配合,全世界都一樣的啦!
 
      隔天我想跟小噗聊聊,那個想要玩具的女孩的號哭,還有她自己的哭泣。她對別人的哭泣倒是結論下的很快『她的媽媽說家裡已經有了啊所以不能買』,我想說妳什麼時候懂日文了?後來想不對,這是我那天拒絕她買一本書的理由,因為家裡有一本一樣的。但似乎對不能買所以大哭這件事不是很同意(好險)。關於她自己的哭泣,她說『沒什麼事』(可是妳哭成這樣哪裡沒事),東拐西繞地問了半天,她的意思應該是自己也搞不清楚怎麼了,說不出一個明確的理由,但是那個時候好傷心。 
 
      於是我再說了『媽媽常常搞不清楚小噗怎麼了,不知道怎麼幫妳。但是小噗可以哭,媽媽等妳喔。等妳告訴我要怎麼幫妳。媽媽陪妳』。小噗嗚咽了一下,只有一下子,轉身去跟小滿玩了。
 
   

IMG_2572.jpg

IMG_2575.jpg

   (小噗大作:我把小滿跟我都畫成老虎了!)
 
 
       我想,這次我應該有接住她吧。 下次應該要寫小滿的紀錄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