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302.JPG
(圖文不符之小噗在東京橫濱日清泡麵博物館     
 
    暑假到了,騎士堡很多人。小噗不太習慣很多人跟很大聲,但還是可以玩。人多就是衝突多,根本情緒大起伏,考驗媽媽的心智與急智。
 
     衝突一:兩歲左右小弟,想要小噗正在玩的遊具,方法是使勁推。小噗死命巴著遊具不放,大哭說不要不要。小弟還是一臉矇懂的繼續推,我上前說『弟弟你想玩嗎?姊姊還在玩耶。』小弟還想推,我抱住小噗製造點距離,小弟放手,嘟嘟囔囔的走掉了,沒見到大人。
 
     衝突二:五歲左右的小女生,趁小噗轉身去拿其他廚房道具的時候,一個箭步抓了我腳前的收銀機跑走,快到我沒反應過來。
      
       小噗『我的收銀機咧?』
        我  『剛剛那個小姊姊拿走了......』小噗眼淚湧上來。
        我  『小噗還想玩是不是?』『媽媽跟妳一起去要回來好嗎?』小噗點點頭,於是我們牽手一起過去。
 
        我『哈囉,老闆妳好。這個收銀機是妹妹剛剛正在玩的,妳拿走了,可是她還想玩耶』
 小女生『那邊還有一個收銀機,她可以玩那個。』跑去拿了另一個收銀機,遞。
        我『小噗,玩這個可以嗎?』小噗搖頭。
        我『妹妹說想要原來這一個耶,她還沒有玩完』。 小女生拒絕。
 
        此時旁邊的媽媽發現我們在對話,火速介入,出聲『妳剛剛是不是沒有問妹妹就自己拿走了,這樣可以嗎?自己還給她』(類似話語,乘以五),小女生扁嘴轉頭,我好尷尬,拿回收銀機以後還跟對方媽媽說不好意思。(可是,我幹嘛要說不好意思啊?)
 
       衝突三:兄弟檔,哥哥約大班,弟弟小班的年紀。兄弟先是跑來假裝在小噗的收銀機上面澆番茄醬,小噗扁嘴往我求助,我說『嘿,她不喜歡這樣玩。』哥哥跑掉了,弟弟換成拿玩具廚刀一直戳小噗小腿。
 
        第一次遇到這麼肢體性的侵犯,我用手蓋住小噗的腳,說『請你不要這樣,她不喜歡』。弟弟就改砍我的手,不停的砍之外還說了一些我還要殺還是刺之類的話(!!),不痛,但是非常非常的惹人怒,怒到差點要空手奪白刃。我好言一兩次以後忍不住厲聲說『停下來!我不喜歡!你的爸爸媽媽呢?』小弟東西一丟去找哥哥求救,哥哥牽著他回來『我是他哥哥,有什麼事嗎?』,我說『弟弟一直拿玩具刀砍我們,我們不喜歡。你的爸爸媽媽呢?』哥哥說『爸爸媽媽去上班了。我帶他。』然後把弟弟牽走了。
 
        結果我從有點怒變成錯愕,錯愕這個哥哥的老成。一陣子之後,聽到一個媽媽大叫『弟弟你不可以再這樣了!不准再丟我們,你媽媽在哪裡??』又是弟弟惹的,拿玩具不停丟一對親子,同樣也是哥哥牽走他。另一個家長說,同個孩子剛剛在溜滑梯把她女兒(目測一歲半)推下去。
 
       事後在想,要怎麼樣才能把衝突處理得更好。衝突一大概講不來,因為對方太小;衝突二是想交涉交涉企圖和平轉移,沒有生氣,但完全可以理解對方媽媽的氣急敗壞跟火速介入;衝突三…... 或許除了厲聲與找家長之外,是不是可以問問他『你想要一起玩是不是?』『一直砍好玩嗎?』『怎麼樣才是好玩?』之類的問題。
 
       隔天,小噗的堂妹多多(1Y8M)來玩,小噗一反常態地不停拒絕多多,不准她這個那個,多多數次爆哭。使出『那多多可以玩哪些?』『怎麼樣可以不要讓多多一直哭』,讓小噗遞玩具給多多,緩和一下多多被拒絕的心情;然後找了一個梗想辦法讓多多問小噗『可以嗎』(1Y8M比較容易中招),小噗才放開心胸玩起來......  媽媽汗都快出來了。看來是被侵門踏戶數次,特別想主張主權?
 
       要打破教養的舊習,除了耐心與知覺以外,應該是不停地練習。再一天,堂妹小C(3Y3.5M)與多多姐妹檔一起來,小噗與小C是一國的,最近她們熱衷的是『我們一起對妹妹生氣好不好?』然後兩個人對多多插腰頓足發悶哼;或者關起房門說『這是我們的公司,多多不可以進來!』,想當然爾,多多崩潰哭。
 
       我再度發問『怎麼樣可以不要讓多多一直哭』,但顯然同一個招式對聖鬥士是沒用的......  
 
       換問句『讓妹妹哭哭好玩嗎?』兩個竟然點頭 Orz 。
 
       企圖理性分析:『媽媽(伯母)覺得多多一直哭蠻困擾的,這樣我們要一直安撫她,也會打斷妳們玩,可以不要這樣嗎?』。點頭,然後幾分鐘之後再來。
 
       企圖轉移注意力:『多多,我們去找小滿!』。可是小滿才七個多月,玩一下就想要找姊姊,崩潰哭循環again。
 
       事實上,小噗單獨與小C或是多多玩的時候,不太會有衝突。三個人的時候,才是『大女孩要自己玩』(三歲半妳們是多大啦);為娘(與伯母)的就算標準比一般人寬,也是不太能接受總有一方在哭。最後發現(稍微)比較有效的方式是,大人要當『遊戲的潤滑劑』,小噗與小C大叫不行的時候,去問問為什麼。如果是『老闆賣的東西不能碰』,則問『可是老闆,多多客人要試用啊,才能決定要不要買』,總之先跟她們玩一下,再想辦法把多多拉進來『多多,小C老闆在賣蛋糕,多多要什麼口味?』。
 
      效度如何呢? 絕對不到五成。畢竟多多還小,爆哭找人安慰以後,注意力已被轉移;或是小噗小C玩的規則,多多也確實不能掌握。我希望的不是大女孩們一直陪妹妹玩,這太違反人性;而是能不能用更有理由與邏輯的方式提出拒絕 — 有理由有邏輯,其實也就是可以 攻破 商量的意思XD  孩子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常常要捏大腿提醒自己不要過度介入。每次有孩子間的衝突,內心小劇場就開始搖擺:一邊說『剛剛是不是該ooxx,現在這樣該yy 還是 zz 』,另一方則是『從人生的長河來看,避免衝突是不可能的,孩子也需要各種情形來長出力量。』總之,唯一還算一點點驕傲的是,目前為止,還沒說出『要分享』『一起玩』『不要哭』的祈使句。
 
       
 
IMG_4514.JPG
(少數時光:和平相處三姊妹,因為在吃冰淇淋)
 
 
       哎,小滿的戲份在哪呀。應該是再大一點有移動能力時,姐妹相爭的戲碼就要開演了。抖。
 
 
        關於小噗在騎士堡,我曾經這樣寫過: 騎士堡小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知道版主覺得衝突2的小女生和媽媽應該如何做才好?老實說我帶孩子去騎士堡也常遇到此情況,但衝突2中您女兒已轉頭走了,在那個moment小女生「可能」以為收銀機沒有人玩了,所以拿走好像也沒什麼大錯。後來女孩的媽媽也出來解決問題要女孩還回玩具。不知版主覺得媽媽和女孩有哪裡做錯了?
  • 我沒有覺得誰做錯耶, 就是有個狀況要處理。

    確實如您所說,以小女孩的觀點看,那個收銀機是無主之物,因為小孩的物權觀念還有人我界線沒有大人那麼明確。衝突在於『小噗覺得我還在玩的東西被拿走了』以及『小女孩認為自己拿了一個沒人在玩的東西』。

    我本來是希望,帶著小噗去交涉,表示『那個是我們正在玩的喔,我們還想要繼續玩』,如果可以用遊戲的親切的方式達到目的最好。所以本來是想要試試看能不能邊玩邊對話(我跟小女孩,小噗對生人相當勿近),對話中也沒有任何指責的語氣,而是想要商量商量。

    不過,對方媽媽很快就介入,所以其實沒有商量到XD 但我對那個小女孩有點抱歉,實在不想讓她被罵的。因為她態度頂好的,還主動提供替代方案呢。

    若是對方媽媽不在場的話(騎士堡很常見),我想我應該也不會用斥責的口氣要求對方還回來,而是表達我們想玩的誠意,看看事態發展。理想狀況是對方願意釋出,不理想的情形...... 哎見招拆招吧。以後如果有發生類似情形的話再來紀錄。不過我下次會更小心『保護』小噗的玩具的,畢竟預防甚於治療XD

    eleceyes 於 2017/08/13 0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