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666.jpg   
 
    近日幫一位中年患者處理脂肪瘤的小手術,依慣例詢問患者的過敏史。一問之下不得了,他說「我十幾年前有藥物過敏過,嚴重到上葉克膜,就是那個柯文哲處理的。」哇,不愧是葉克膜先驅的柯P。一邊開刀我一邊和患者閒談,好好釐清他的過敏史。
 
       他說當年遇到原因不明的感染,去台大求診;不知道打了什麼藥物,嚴重到整個眼睛腫起來。後來病況嚴重,到上葉克膜的時候他什麼都不記得了。鬼門關走了一遭,我想,患者應該感謝柯P吧。
 
        沒想到他憤憤地冒出一句「我是不想上電視,不然我應該要去罵那個柯文哲。」我大吃一驚,忙問原因「妳知道那個柯文哲怎麼跟我家人講嗎?他說這個是『有錢人才有辦法用,要五六十萬』」。
      
     「我太太就說花錢沒關係,一定要救。可是他怎麼可以這樣講!」他咬牙切齒的補充。
 
     「快二十年前,當時葉克膜應該是健保沒有給付,所以很貴。」我說。
 
     「還說這是試試看,不見得有用。」 
 
     「當時可能你的情況嚴重,只剩這條路了吧。」
 
     「然後還叫我們自己去買白蛋白,一瓶很貴很貴!我們在臺北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買!叫我們怎麼辦?」
 
     「可能是醫院買比較貴或是貨源不足吧?畢竟你們去哪裡買,對他來說都沒有差呀。」
 
     「醫院有就醫院買就好了嘛,幹嘛這樣對我們?我要是台北市人,一定不會選他啦。」
 
     「那你覺得連勝文哪裡比較好?」
 
     「他比較憨厚啊!」
  
     「選市長不是選聰明的好?」
 
     「憨厚的才對啦!柯文哲不好。」
 
      他說後來有人跟他們講,五六十萬應該一毛錢都不要付,通通叫那個打藥過敏的醫師負責。 
 
      借了那份快二十年前的出院病摘來看,依照那份摘要來說,患者確實有對某兩種藥物過敏的可能,但是上葉克膜的原因是感染引發的急性呼吸窘迫(ARDS),時程上有差距。一邊看時,患者的太太說,他們覺得當年一定是打錯藥,不然眼睛怎麼會腫;可是等急性期過去想要回去病房找那個醫生已經找不到了。我乾笑地打個圓場,把話題轉回傷口照顧上,揮手和他們說掰掰。
 
     講到最後我還是沒有搞懂,救了他一命的柯P到底哪裡不適合當臺北市長;也沒弄清楚連勝文哪裡憨厚(是有憨有厚沒錯,但是我想的可能不像患者那樣正面XD......)。只是震驚於「看起來憨厚」原來真的是支持選舉人與否的理由。可惜的是我沒問台中市長候選人他覺得哪個比較憨厚。 
      
      哎,原來救人一命,不敵一張憨厚的臉啊。
 
 
附註:本文這位「患者」的私人資訊及病程已經變造,毋需就此討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