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和大師Leroy喝咖啡聊天。
 
  大師是非常反對機器人的,每次開一次刀就要講一次,諸如「他們說要機器人才可以縫,但是我用腹腔鏡都做到啦」「我每次都坐在椅子上開刀」之類的。每次他講課也必定揶揄一下機器人手臂這回事。
 
  機器人手術結果沒有比腹腔鏡優越,的確有些醫師完全用機器人手術取代腹腔鏡手術,結果完全相等,但是很貴。除了主刀者比較舒服以外,我也是不太能理解為何大家要戮力推廣;但總覺得這是個技能,要偷偷來練習(IRCAD FR有地方可以練習)。
 
 
  喝咖啡時大師剖析了為何覺得機器人手術沒有意思,這下我有比較懂他的意思(大概是我的法國腔英文有進步XD)。他大致是這樣說:
 
「機器人手臂只是達到我們現在已經做到的事情而已。趨勢上我們走向微創手術,偏偏發展出一個大怪獸(這是原文,他說big monster),卻又沒有多做什麼事情。
 

   我考慮的是『未來』!要發展新事物,想的是十年二十年後的景象。十年之後說不定連腹腔鏡手術都沒有了!也許到時後是endoscopic surgery,是target therapy,是genetic therapy。新世代也許什麼都不一樣了!我看不到機器人手臂在十年二十年後的景象。」

 

   這讓我想到前兩天聽了一個講座,IRCAD FR另一位大師Dallemagne介紹他們的研究計畫Anubis,關於內視鏡手術的器械研發。這是標準的產官學合作,法國軍方,Karl Storz(德國廠商),IRCAD FR三方的四年計畫;隨著不斷研發更新,這個模組看來越來越厲害以及實用,但目前為止還未能真正應用在人身上。我們就問了:「目前為止都沒有可以上市或真正應用的產品,法國政府(大資方)都沒有說話嗎?」,大師說:「大概一年會有兩三次匯報研發進度,但是軍方不會過問有沒有產品。因為新研發的技術本身就是進步。」
 
 在法國陪開了一個多月刀,有一兩次我覺得有那麼點無聊。刀嘛,在台灣也是這樣開;老闆也沒有開的比他差啊。但是和大師們相處,真的讓我覺得眼界大開。大師之所以是大師,因為他們看的更高更遠;大師的想像力與創造力,還有試著使未來更好,甚或可以說是改變未來的那股企圖心,真的深深讓人折服。當我想到數年研發沒有確切結果很虧,法國政府想的是有新技術就有進步,就會有可用之處 -- 那當下我真的油然而生一股羞慚,自己的思維竟然被環境限制的如此狹隘啊!
 
  牛頓說他看的更遠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才林小安是站不到大師的肩膀上遠眺的,但是可以在大師背後墊著腳尖偷覷兩眼,也覺得眼福不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