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808  
 
  赴法之前我們上了一點點法文,大概可以見面問好洽詢價錢。其實還學了諸如「廁所在哪裡」或是「這裡有咖啡店嗎」的問句,但是還沒學到答案。所以法文中廁所是直走右轉還是右轉直走都沒差,因為我還是用英文問,省得霹哩啪拉的法文答案我也聽不懂。上刀三天以後W先生就學會了法文的髒話,因為開刀不順的時候四周會一直出現這個字「Putain」,(之前學法文從未如此)孜孜不倦的W先生立刻出動了我們的生活之寶 -- 法英字典app ,還真給他查出來告訴我。畢竟這個字會用各種語氣,例如壓抑地,氣餒地,或是憤怒地被講出來,仔細聽聽還真的常聽到。這算是法國生活入門的好跡象吧?畢竟大家都說學語言第一是髒話啊XD (註一)
 
 
    
    初來乍到總是有一些不習慣的地方。第一是店家關門時間:大部份的店家是營業9:00~ 12:00, 14:00~1900 之類的,只有少數店家如百貨公司開到晚上八點。有些店家週一只開14:00~ 18:00,讓人不禁懷疑他們的禮拜一是否比較不藍?週日除了教堂,博物館和餐廳,其他店家幾乎關門。這對咱台灣人來說,實在不甚習慣 -- 畢竟我們披個外套穿拖鞋走幾步路就有便利商店,提供不好吃但至少熱騰騰的關東煮嘛。更不習慣的是就算店家關的早,櫥窗還是開的亮燦燦,供路人駐足。只是這亮燦燦直至天明,讓人好生心疼能源。
 
2013-03-29 20.01.04  
 
 
     不只電燈,感覺這兒的擦手紙相當「有質感」,而且大部份人都抽的相當豪邁,隨意擦擦;手術布單衣物全部都是拋棄式,連刷手衣外的外套都是!每每看到垃圾桶裡乾乾的擦手紙還有乾淨的拋棄式外套,我都替亞馬遜河的雨林還有恐龍的骸骨難過。但是其實我也沒好哪兒去,因為一回住處就瘋狂暖氣不停,畢竟我實在不想在家裡發抖啊。
 
     
     第二不習慣的是食物 -- 依程度來說,這應該是第一不習慣的,不過嘗鮮了一倆個禮拜以後才浮現出來。Alsace 食物不僅是rich,奶油醬汁用的重;其份量真是豪邁無比,而且肉類份量甚重。出發前法文老師說「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法國人的蔬菜只有兩種作法:一種是冷的,一種是水煮到爛掉。」在Strasbourg我們還有第三種,就是酸菜 Choucrute!
 
IMG_0080  

   菜單上寫「Choucrute」不是單指酸高麗菜,而是加上一堆香腸豬腳肝臟丸子與馬鈴薯的地方特色菜,感覺吃飽了很有力氣去種葡萄釀酒還是打兩個野味回來。這兒的上海同事形容的很妙,他說這簡直是中國的東北菜,不就是一堆兒肉加上酸菜絲嗎? 
 
   IMG_1853
   
   不管餐廳,熟食店及肉店常常賣的菜,好像叫做「la terrine de foie de crudites」之類的名字(法文我實在不太確定),是肝臟為主的肉凍,搭上胡蘿蔔絲以及帶芥末味醬汁的蔬菜絲,吃了一口我就覺得鹽分脂肪上升,感覺再不久我的肝也可以拿來作foie gras了。
 
IMG_1802   
 
    本地的沙拉 Salade mixte d'alsace 都附上肉腸還有超多起士絲。在餐廳見到一位大叔,慢條斯理的吃了這種沙拉,再慢條斯理的吃完肝臟凍與麵包,還有兩杯啤酒,讓人不禁擔心起阿伯的血壓呀。
 
 
IMG_1756 IMG_1804  
 
 
    醫院員工餐廳的食物,果然蔬菜都是煮的非常爛,爛到褪色無味的程度......  肉都實實在在的非常大片。在員工餐廳觀察大家的飲食習慣也很有趣,優格是相當受歡迎的選項,但是最受歡迎的是甜點!無論是年輕小姐還是白髮蒼蒼的阿伯,六七成以上的人都會拿甜點,而且大部份人都可以完食。可惜員工餐廳的甜點對我來說太甜,平常本人自恃是很能吃的,看來在地食物還是不太能習慣哪。 
 
IMG_1789  
 
    有天我們為了獲得筷子去吃越南河粉(把免洗筷子打包回家),W吃到標準的碗底朝天。可恨這家味精太重,吃完口乾不已,列為拒絕往來戶。
 
     
    第三不習慣的是法國人的「噗」與「叭」。法國人在表達有那麼點不如意,或「沒辦法就是這樣」的時候,會發出一個「噗」的聲音,有點像是小朋友摹仿放屁的聲音。這聲音我在台灣的法籍法文老師也會發,當初我還以為是個人習慣,到了以後發現是法國人的口語,時時出現。例如在超市的狹窄走道中擦肩而過時,隔壁法國人來個「噗」,就會有種口水逼臉的噁心感 -- 這是W先生的心得,畢竟大部份法國人的「噗」都在我頭頂上,比較沒感覺XD 另ㄧ個對咱來說相當詭異的是,法國人擤鼻涕超級大聲!中國同事說「他們擤鼻涕擤到整個房間的人都聽到也沒關係,但你打個嗝兒他們就瞪你。」法國人擤鼻涕那聲響,讓人懷疑他們的鼻腔構造不同。一般擤鼻涕是唏哩哩的聲音,法國人卻是一聲「叭~~」!其聲之響,可比小號悠揚;在對街都聽得到。至今我每次聽到擤鼻涕那一聲「叭」,擔心的不是他鼻塞,是對方耳膜有沒有被擤爆了。
 
Anne_boleyn       
  
 
    再來一個令我羞慚的文化差異,就是通˙姦˙法!!為此特別找了張歷史知識薄弱之我本人惟一叫的出名字的法國情婦Anne Boleyn圖片來搭。
 
   有天大師在開刀時和我們聊天,說來這兒進修的人,多半是交了法國男女朋友所以法文進步飛快;但我們既然是夫妻倆一起來就沒辦法了。不知怎的竟然講到,在台灣若有婚外情,很有可能被抓姦提告,而且被告的多半是第三者,甚至有因此入獄的可能。現場所有人大為吃驚,再三確認「go to jail because of being mistress??」之類的。我在場真想否認這種鳥法律但是又只好說是,所謂很想找個地洞鑽下去就是這種感覺(註二)。對此教授除了震驚之外,幽幽的回了一句「In France, marriage itself put you into jail」XD 
 
 IMG_1803  
 
   
    三週以來,受到很多在地法國教授,同事,以及異國同事們(中國,日本,義大利.....)的幫忙與指點。這裡身為微創手術中心,時時有很多外國醫生以及醫學生來進修,和各國同事交流也是相當有趣。不習慣的地方總是會有,例如這冷吱吱的天氣。 不過人總會適應的,例如現在有出太陽有個九度我就覺得世界好溫暖,甚至有路人穿短袖。若在台灣我只會覺得冷到爆。足見三週可以改變人不少,不知道幾個月之後我能不能頓悟出響徹雲霄的擤鼻涕法子啊。
    
   
    
 
註一:其實來法之前,有位也久居法國的姊姊就建議我們先學一下法文的髒話,理由是「有些法國人是會欺生的!一邊假笑一邊罵人。」我是沒特別去研究,畢竟被罵的人完全不懂雲淡風輕地去了,罵的人是加倍自討沒趣。想想看日文的髒話我都講不出來了,還法文咧。 
 
註二:據我在法學法律的朋友說,在法國除非騷擾元配,不然和已婚人士怎樣都和法律無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