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這麼多外科醫師的窘境,想必有人要問:「講的那麼慘,那妳幹嘛不轉行做醫美?」。這個問題我也深切思考過,原因有四:

 

  1. 自認喜歡並且適合從事外科,自知個性比較不適合開業或醫美。

  2. 家人龐大且無私的支持。我的家人,外子,與外子的家人都在醫療體系內工作,外子也是外科醫師,能夠了解這行的辛苦,當我因工作不能如約時,大家都可以體諒。況且目前沒有小孩,比較沒有大量私人生活時間要求。

  3. 無迫切經濟壓力。

  4. 還沒有遇上令人「心死」(以及荷包死)的醫療糾紛。

 

 

    做內外婦兒急診麻醉重症等等一線救命科別的醫師,尤其是外科醫師,多半超乎尋常的「熱血」。種種人生際遇以及本身性格,讓我們有能力去儘量挽回,或試圖使患者的健康狀態止跌回升。誠然我喜歡手術,喜歡看到患者康復出院的臉龐;這份工作可以讓他人有機會重獲健康,我是自豪的。外科醫師多半「自high」,享受開刀順利以及患者康復的成就感。外科醫師多半也很「堅強」,因為工作壓力極大,若有閃失恐累人一生,非有一定心理素質不能勝任。既「自high」又「堅強」的外科醫師,雖然喜歡自己的工作,卻也不得不承認,若是有家庭或經濟上的需求,我也可能必須改變自己的工作型態。畢竟,人生的成就感不是只來自開刀啊!甚或,若是我遇上三千萬的醫療糾紛,所有從醫救人的熱血,大概會沉到馬里亞納海溝吧。

 538192_164086770389406_118446058286811_226532_1327929919_n  

 (本圖引自 醫勞盟: 醫療法律改革 十大工程)

    選擇成為外科醫師是讓我自己開心又驕傲的事情。我打算繼續做本行工作,但也承認眼前的路和玻璃一樣易碎。醫療行業所獲得的有形及無形報酬都逐漸下降,風險卻節節高升;面對日暮西山的執業環境,我很難說服自己,遑論學弟妹,說這條路可以一直走下去。醫師也是人,追求自己的付出與收益平衡是基本權利,歹路難走換行康莊大道,人之常情。這個行業不能只靠熱血以及新鮮的肝來撐,必須能讓新人願意加入,舊人願意繼續,共同精進,才有進步以及傳承的可能。現有醫療產業的困境,被健保及民粹捆得死緊,這個無解的狀態,導致體制內醫師不斷出走,是全民健康的極大隱憂。

 

     還在體制內的同儕們,請不吝告知長官及社會大眾,我們的辛勞與困境。現行健保制度與全民觀感,都需要體制內的同胞一起努力扭轉!

 

    非醫療體系的同胞們,請瞭解:醫療從業人員,尤其醫師,不是上帝。老天要人走,真的是盡力也喚不回來。醫療從業人員無一不是為了就醫民眾的健康而努力,患者的煎熬絕非我們所樂見。患者康復離院時的笑容,家屬一聲慰問與感謝,真的是醫療從業人員最大的欣慰。面對我們,請多一點打氣與鼓勵,好嗎?

 

 

     至於未來,誰會成為外科醫師?我想,就要看這世代的我們怎麼做了。

 

附註:延伸閱讀

   我為何放棄外科走醫美   <-   本系列文章寫到一半時,看到這位同胞很勇敢地站出來,實在佩服。而且他寫好快!想必都沒有睡覺啊。

   我是亮亮  

   <外科失樂園>志志看世界

    I-Chen Tsai, M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eceyes 的頭像
eleceyes

eleceyes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