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吐是一件極不舒服的,真的吐出來以後反而感覺好多了。本來以為我人生中關於嘔吐的慘烈事蹟,第一名會是凌晨五點半因為喝多了所以吐在南京錢櫃門口那次;事實證明,關於嘔吐,重點不只在於妳在誰的面前吐,而是吐的地點在哪!

 

    昨晚是外公的壽宴,全家大小浩浩蕩蕩出發去天廚吃烤鴨。下午還去了健身房,以防晚上吃太多罪惡感太濃烈。非常奇怪的,才沒吃幾口就感覺到胃漲漲的不太舒服,因此一堆名菜我都只吃一口;到了煙燻茶錩,更是一陣反胃。壽宴要結束的時候,我極盡優雅之能事的離席去洗手間,嘔出一堆口水,再極盡優雅之能事的回來聊天。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儘管再怎麼不願意,總是有些時候是不得不敞開自己的,尤其是面對婦產科或是泌尿科醫生時。

 

    身為一個女性醫學生,總會有些女生朋友來諮詢一些婦產科相關問題;新生代的婦產科醫生也幾乎都是女孩子,這樣想來,面對這類問題,同性醫師會是大部分人的選擇吧。

 

   但是某次閒聊,一位學長瞪大眼睛反駁我說:「要是我有看泌尿科的必要,才不要給男醫師看咧!誰知道他會怎麼想啊?」爭執不下的結果,是我們決定徵詢路過的美艷女秘書姊姊。

  秘書姊姊:「好像男醫師比較好耶,感覺男醫師通常會比較gentle,比較有耐性跟女病患說明;相對女醫師反而會有『妳有的我也有,害羞什麼?』的心態。」

 

  這樣想也是很有道理,異性醫師為了避免醫療糾紛,也許會更加謹慎;但是異性醫師也許真的不能體會病患的心情……所以說,各位路過的朋友們,請不吝留下你的意見,你會看同性/異性的婦產科/泌尿科醫生呢?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記憶通常以一種扭曲的形式存在,而事實早已湮滅。當過去的證物攤在眼前時,通常連事主都驚愕不已。

 

  國高中的回憶,有一大半是在書寫。在還不流行任何電子通訊的時代,信件跟紙條仍是通訊的主軸;收集了好多好多可愛的信紙組還有紙條,就是為了不停的寫,寫,寫。高一的聖誕節寄出去近百張卡片(還有一些沒寄出去的屍體躺在抽屜裡);高中時期的男友收過我上百封的信(可是他只回我15封,哼)。終於這些書寫隨著接踵而來的考試壓力,還有3C通訊時代的來臨遠去。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澳洲的醫生怎麼值班?大約兩到三週一次,必須在周六或周日來上白班12個小時,這叫做值班;那麼平日的晚上呢?由該月專門上晚班的醫生負責。台灣的醫生怎麼值班?大約每三天來一次,隔日白天還要繼續上班,36小時內睡不到5小時絕不奇怪,而且這五小時是所有間斷睡眠的總和。

 

  當墨爾本大學醫學系畢業的學長吐出這些話的時候,我整個人驚愕的嘴巴合不攏;繼續討論下去,我想不只我,全台灣的醫生有八成都想投奔澳洲吧。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