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週集中南邊,公館師大台大中正紀念堂。台北市的南邊總是充滿著大學生。一種彷彿有蟑螂般生命力的群體。

 

週五晚上抱著電腦呆在多鬆,吧台邊,左邊有兩三個美眉,偶爾叼著煙,批哩趴拉講著高中啊大學的生活。我發誓這不是蓄意偷聽,但是吧台就這麼小啊。我想是幾個大二的小朋友吧,雄女跟北一畢業。身上有一種……年輕的囂張。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好想吻你一下唷。」

 

「那爲什麼不這麼做呢?」

 

「因為我怕得不到我想要的回應,那太傷心。」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GM: 請自由選擇傳統版,范曉萱版,溫嵐版,任何語言均可)

 

    過生日值班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因為要幫忙慶祝的人太多,所以乾脆用值班把所有約都擋掉,例如敝校鼎鼎大名的李姓學長;第二種是反正也沒有人約,乾脆值班省得自己因為沒人約陷入低潮,像是我。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醫學對人腦其實仍然一片未知。就跟爲什麼我盯著病人壞死的腳趾頭換藥時會想到香港維多利亞港的夜景,或是上刀看著肝臟腫瘤的時候會想到在澀谷的迴轉壽司店門口排隊的事情,都是未解的謎。到底我的腦袋是怎麼運作,使得「補皮後的指頭」這個畫面,激發存著三個月前旅遊記憶的神經元放出電來?

 

    七月底跟姊妹們複習高中的記憶,赫然發現我們記得的事情不大一樣。有些事情怎麼描述還是有人想不起來,甚至當事人都不記得了,但是其他人卻歷歷在目,一想到就笑到不行。到底我記憶中刻畫的高中生活,跟實際上過去了的高中生活,有多大的記憶鴻溝在?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也很想報效國家

我也很願意盡公費生的義務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醫師服的口袋有限,而我算是東西裝的少的。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承認我喜歡名牌。帶著虛榮心。

 

    「名牌精品」這四個字背後的意義遠比字面上來的大。不是單指產品本身,還包括那些隱藏的訊息:經濟實力,非凡品味,高人一等的階級心態等等。拿了個名牌包好像就自內而外輻射出光芒一樣。這一切都是非常表面非常不必要的東西,真正的滿足來自於內心的平靜充實,這堆道理我通通舉雙手贊成。不過我還是蕩在這個物慾的世界裡,不想起身。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念醫喪失的樂趣之一,就是殺人魔系列恐怖片。或是任何血腥畫面引起的邊際效益。

 

    大二的時候有部很不賴的片子,「The cell」,中文片名忘了,J.Lo主演,電影的構圖運鏡跟場面設計相當令人著迷。那陣子我們正在上大體解剖,有一幕是一匹馬被縱切成很多片,全場驚呼,前方的女生還往男伴依去。一同看電影的同學,反應和我一模一樣:「挖賽,這切片切的真漂亮,一定很好認!」

 

    還有「鬼娃也有種」,這部其實應該歸類在很不錯的kuso片而不是恐怖,消遣消遣好萊塢生態。從頭到尾我都笑的蠻開心的哪。中間有一幕是某個人被開腸剖肚,當腸子掉出來的時候,我心裡只想著:「這做的太假了啦,正常人腸子哪這麼硬梆梆漲鼓鼓的?」不過照例全場發出一陣噁心的感嘆聲,然後女生又偎到男生身上了。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