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一個無妄之災……上週六爲了見識好友的新男友,至少十個月沒出現在clubbing的我去了Mint,來一個言不及義的社交活動。總之就是聊一些自我介紹,看別人虧妹,喝一點小酒(自從有次不慎吐在錢櫃門口之後,現在喝酒都很小心),跳點舞流點汗,欣賞紅男綠女的世界。在Mint那種地方,比打扮比身材比酒量比膽量,我都是下下之選,本來就是認命當個旁觀者的份。

 

  三點多離開Mint,請一個當天認識的男生T送我搭計程車(好友當然是為了她男人撇下我先跑了,這完全可以原諒),到家之後第一要務當然是洗去一身臭煙味,然後發現未接來電以及簡訊。喔,新朋友T先生來確認我到家沒。

 

    這算是一個很有禮貌的行為吧,在我看來。於是我回了簡訊說:「到家了,謝謝你的電話,晚安。」立刻對方就回電,但是接起來是個女生。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時機這鬼東西很妙,一次兩次三次錯過,然後就只能搥胸頓足了。帶著滿肚子遺憾還有滿肚子「我是白痴」的心情真是有夠討厭的。感覺深呼吸都不太行,被滿滿的嘔氣給壓制著(當然實際上來說,明明就是肥油)。很想來個激烈一點的情緒,尖叫啦大吼啦揮拳啦狠狠的擁抱啦扭住某人的衣領什麼的。可惜我天生不是這塊料。

 

老實說我真想捶到自己吐血,不過要是這樣可能就得住精神科了。而且還會上社會新聞,「實習醫師疑因壓力過大自殘」之類的。想到這裡就理性掛帥,捶不下去。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古我就覺得自己有某種程度的自閉,很奇怪的是都沒人相信。我猜是表達自己的方式哪裡出了問題,丟出來的東西彷彿包了一團棉花,即使滾到別人手上,也摸不出裡頭那些扎人的情緒。

   

      我連看灌籃高手第八集,三井壽哭著說:「教練,我好想打籃球……」都感動的淚流滿面耶,更別提什麼「現在,很想見你」這種催淚電影。上次參加摯友寶寶的訂婚典禮也幾乎要眼眶泛紅。對嘛,我很愛哭也很能哭。但是這跟在人前,因為自己內生性的問題落淚,完全是兩碼子事。某次傷心,明明在家裡哭的要死,好友跑來家裡樓下跟我聊天,我只是又氣又笑又嘟嘴巴的講個不停,一滴眼淚也沒掉。嘰嘰咕咕的同時,都覺得自己好像要人格分裂了。Inner大喊著說:「喂妳也太輕描淡寫了」然後逐漸fade out……好像小丸子他爺爺老是會有的鏡頭:outer繼續訴說,Inner只能在角落畫圈圈。講的跟別人的事情一樣。講到後來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過那般心緒翻騰。(可是明明回家以後我又大哭了一場)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某次醫學倫理的課程中,討論了以下這個話題:一名懷孕超過24週的婦女,態度十分堅決的希望可以進行人工流產,你會不會替她做?(該胎兒沒有先天異常,母親態度不會動搖,人工流產不會影響母親健康,且沒有觸及優生保健法或其他相關法律之前提下。)24週的胎兒大約500克重,器官分化完成但未臻成熟,已有胎動,在適當的醫療環境下可繼續成長。

    在場討論的有內外科第一年住院醫師,以及實習醫師們。願意進行這個手術的大約只有1/4~1/3强,其中又以外科系的人居多。一位反對的學姊表示不願意這個生命由自己終結,願意做的人大有人在。我舉了手表示願意進行,因為若是這個生命如此不受歡迎,何必讓他來面對痛苦?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語出我的姊妹LuLu小姐,為她惡整男友的行為提出之辯解。

    LuLu一向充滿創意,具有marketing的天份。一件由我來講大約是三句話的事情,到她口中就變成引人入勝的連環故事。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次她的男友P先生在情人節前夕惹毛她,本來她氣到隔天根本不想見面的,最終是以懲處的方式解決。處罰的方式是什麼呢,就是當天12點以前,P先生都不能抱她,不能碰她。這招其實林小棻小姐玩過了,但是陳LuLu的必殺招數是:必須要稱呼她「陳小姐」!違規一次處罰時間就要加長。當天碰面時P先生還滿懷希望的說:「我不能碰妳但是妳可以碰我吧?」陳小姐當然不是省油的燈,絕情的回答:「我不想碰。」

    另一件她經典惡整她男友的事件發生在新光三越南西店。不知為何那天陳LuLu小姐有了蹦跳的興致,於是逼著P先生同她一起在新光某層牽手彈跳步了一圈……但是因為彈跳的不夠愉悅,P先生被逼著在衣蝶門口帶著微笑蹦跳擺頭迎向她……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次寫篇比較長的EMAIL或是文字時,總是忍不住想要達到邏輯上的圓滿。對於自己的各個看法,總是急著做完整的表白﹔在掏心掏肺之時要保留點自己的顏面,還得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於是最初的想法被後來的解釋淹沒,而這些補充卻仍不能表達心裡的百轉千迴。更甚者,這些百轉千迴只是源於一個小小的聲音。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同前文「所以說我不想生小孩」,其實我根本不太喜歡小孩子,又或者說不懂得跟小孩相處。想到懷孕的辛苦還有生產的疼痛,接踵而至的教養教育問題,對生育暫時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第一次在婦產值假日班,從半夜兩點到中午十二點,一共自然生產兩台,急剖腹產一台。VS說風雨天不知道為什麼就特別容易有人生……PA姐姐說沒想到不旺的產科可以給run到這麼旺……

    第一台自然生產在半夜兩點,也是我首次見識自然生產。進去產房的時候,R3學姊正用力壓著肚子,一邊教導病人用力,學姊溫柔但是堅定有力的說:「妳這樣用力不對唷,屁股往下坐,腿往前伸,肚子用力但是不要出聲音,力氣用不對再痛一個小時也生不出來喔!」產婦非常非常的年輕,73年次,臉死命的憋到鐵青,忍住不出聲的用力。眼看寶寶的頭卡在產道口出不來,VS只好伺機打了局部麻醉劑再剪開一段,才成功的把寶寶拉出來。生完以後學姊問產婦:「還想不想再生?」產婦立刻有氣無力的搖頭,學姊笑笑的說:「現在這樣說,等妳抱到寶寶就不是這樣想啦~」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一個意外的發現。

   

    七月下半在麻醉科實習,每天就是在刀房晃來又晃去,找尋放氣管內管以及打脊髓半身麻醉的機會,也很多時間是呆在會議室裡唸書發呆以及等待,當然還有上網。於是在會議室電腦的我的最愛裡,發現了i,台灣的麻醉這個網站。從這個網站延伸到了醫學前線肥皂箱,然後再連結到了非常非常多的醫生/醫學生的blog……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