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安安靜靜的在房間裡,倦,蜷在床上,聽著「點燃生命之海」的電影配樂。聽這音樂只是湊巧,並不是特意,電影也沒看過。音樂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創造,我真的覺得自己坐在海邊望著海,覺得悲傷。

   

    於是我想起了你,還有那個三月的夢。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某次我值週五班(從週五晚上到週六早上八點),那天晚上感覺病人狀況穩定,想說應該可以一覺睡到自然醒,迎接美好的週末~但是通常沒有這麼好康的事情,週六早上六點半電話響了(澎湃的1812序曲),病房打來說:「intern大夫,我們a床的血抽不到,b床要留胃液要麻煩妳喔。」(即使是六點半的電話,還是有職業反射一接起電話就以愉悅的音調說喂,您好~”)可想而知的是,接完電話立刻我又陷入半昏迷狀態直到七點半電話又來:intern大夫,妳到底要不要來幫我做啊~」阿ooxx的咧,再半小時我就off duty了耶!但是我還是乖乖的起床,蓬頭垢面的出門去做事了,誰叫我值班咩…(因為沒有時間好好打扮,所以一出房門立刻戴上口罩以免嚇人)

 

       被硬生生的叫起來總是會有起床氣的。

elec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